欢迎来到:中国分布式能源网
注 册
在线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留言反馈

国家能源局与宁夏回

为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创新...

中财办主任刘鹤浙江

近日,中财办主任刘鹤一行到浙江调研宏观...

南方电网 被忽略的“

和人们印象中庞大而实力雄厚的世界级巨头...

中国电建承包的敦煌

6月23日,汇能敦煌市光电产业园区20兆瓦并...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品牌人物

  • 【独家】光伏新秀:“硅王”协鑫
  • 2015-10-07 20:42:20  发布:  来源:
  • 摘要: 协鑫进入光伏领域并不算早,算是该行业的后起之秀。在几经沉浮的光伏产业中,协鑫以及它的创始人朱共山是如何杀出一条血路的? 在徐州市开发区杨山路上,随处

         协鑫进入光伏领域并不算早,算是该行业的后起之秀。在几经沉浮的光伏产业中,协鑫以及它的创始人朱共山是如何杀出一条血路的?

     
    12321045P-0.jpg
     
        
        在徐州市开发区杨山路上,随处可见标着蓝绿色LOGO及“GCL”字样的工厂。这些工厂都隶属于同一个公司——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鑫”)。如今,这条路已经被当地政府命名为“协鑫大道”。
     
        协鑫是中国最大的非公有制电力控股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光伏材料制造商,业务涉及各类发电、光伏材料多晶硅及硅片、系统集成,以及油气开发等。
     
        在这些工厂中,有两家堪称世界之最。这两家分别是江苏中能硅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能硅业”)和江苏协鑫硅材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鑫硅片”)。实际上,两家公司仅一墙之隔,前者已是全球最大的多晶硅制造厂,后者则是全球最大的硅片提供方。
     
        这两家公司共同隶属于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利协鑫”)。它们在行业中的地位,铸就了协鑫“硅王”的称号。
     
        保利协鑫执行总裁朱战军在接受本刊记者独家专访时称,预计2015年公司的多晶硅产量将超过7万吨,国内占比近半,全球占比约四分之一;硅片产量达到14GW,全球占比约三分之一。
     
        如今,在光伏产业链条中,协鑫共拥有三个资本平台,分别是专注于多晶硅及硅片业务的保利协鑫(3800.HK),专注于下游光伏电站业务的协鑫新能源(0451.HK)以及进军能源互联网的协鑫集成(002506.SZ)。
     
        事实上,跟很多同行相比,协鑫进入光伏领域并不算早,算是该行业的后起之秀。那么,在几经沉浮的光伏产业中,协鑫以及它的创始人朱共山是如何打出一套组合拳的?
     
        杀入光伏
     
        在保利协鑫徐州办公室二楼楼梯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字,这幅字中繁体的“快乐”二字十分突出,它被放大了数倍,使得整句话中其它字显得渺小许多,以致很容易被忽略掉。
     
        这笔墨出自协鑫创始人朱共山。
     
        “这是协鑫企业文化的一部分,我的理解是董事长(朱共山)希望大家能够在一起快乐地做事。”朱战军笑着说。
     
        不过,作为协鑫光伏帝国的缔造者,朱共山在光伏领域其实算是后入者。
     
        朱共山生于1958年2月,江苏阜宁东沟人。他早年靠生产和销售电气起家,常年向电厂销售强电产品而投身到环保电力行业,于1996年在江苏太仓市建了第一个热电厂。之后十年间,协鑫的业务聚焦在江浙沿海工业区域集中供热的热电联产项目,也有生物质发电、垃圾发电、风电等。
     
        资料显示,协鑫旗下电力公司拥有不同类型的发电企业30余家,运营、管理及在建装机容量7900MW,其目标是至2019年运营及在建装机容量将达到30000MW(其中,清洁能源发电15000MW,高效清洁大火电15000MW)。
     
        本刊记者了解到,朱共山踏足光伏领域其实是关注到光伏发电这样的新领域,在光伏发电还成本高昂的当时,他借机进入光伏发电设备制造领域的原料端多晶硅,因此才机缘巧合杀入了这个此前从未涉足的行业。
     
        时间调回到2005年。
     
    20140508100649_73541.jpg
     
        彼时,光伏行业早已涌现出了创业大潮。这一年,彭小峰在江西省新余市开始浇筑属于自己的光伏帝国;施正荣的无锡尚德则已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此后,二人更是先后成为中国新能源的首富,而朱共山此时对光伏行业的了解知之甚少。
     
        但在这一年,一个进入光伏领域的机会来临。
     
        当时,在江苏电力集团的牵头下,计划在连云港建一座多晶硅厂,晶龙集团、江苏林洋及江苏电力集团所属苏源集团是主要股东。
     
        熟知此事的人士称,当年它们之所以想做这个项目是各有打算的。当时生产光伏产品的多晶硅原料主要靠进口,晶龙和江苏林洋是下游电池片的生产商,寄望于该项目解决上游硅料来源;而由于多晶硅厂用电量大,苏源集团则能够解决电力供给问题。
     
        不过,该项目进展并不顺利,股东方亦想退出。于是,江苏电力有关负责人找到了在江苏电力行业内已风生水起的朱共山,询问是否有意愿接手这个项目。
     
        “协鑫是建电厂起家的,做电力工程大项目的能力在江苏省内是比较出名的,老朱快速推动太仓港两百多万千瓦机组的大项目建设让电力公司认识了协鑫。”上述人士说。
     
        这个机会让朱共山和协鑫开始了解光伏这个新兴崛起的行业。但对于进入这个行业产业链的哪一端,朱共山经过了仔细的思考。
     
        当时,光伏产业链的下游电池片和组件领域的竞争已十分激烈。尚德、赛维、英利、天合、阿特斯等国内著名的光伏企业均早已布局,甚至不少企业已经发展多年。相对于下游扎堆,上游多晶硅领域内则国内企业涉入者寥寥,原料绝大部分依赖于进口。
     
        在此背景下,朱共山认为如果要想进军光伏行业,多晶硅是一个比较好的切入口。
     
        “老板他早年做电气设备时领教过西门子、ABB这样的国际巨头,电池组件这种家门口的书生都能玩的东西他肯定没兴趣,他注意到原料这一端只有德国的瓦克,美国的道化学这些巨头。”吕锦标说,“我进协鑫跟他十多年,不管平时如何夸口,但他在行动上总体很谨慎,属于不熟不做,能力和资源准备不足时他不会动的,”“这一次他坚持要碰个硬。”
     
        与发电相比,光伏电池组件制造就是光伏发电设备,目前光伏发电是晶体硅光伏为主导,多晶硅就是最基础的原料,多晶硅属于高新技术材料行业,其所用的其实是化工提纯的工艺,十分庞大复杂的系统化生产。
     
        因此,当朱共山提出要做多晶硅时,协鑫内部不少人提出了反对意见。最终,朱共山力排众议,选择接手上述项目。
     
        但当协鑫接手时,朱共山把这个只有小小的1500吨项目扩大到万吨规划,并着手重新申报审批。另一个决定则是把多晶硅项目从连云港转至徐州开发区。
     
        “公司对这里的投资环境比较熟,十多年前就在这做电厂,这地方无论是交通,还是人才教育资源方面都不错。另外,在江苏省内,徐州是电力供给最多的地方,50%的发电外送到苏南。”吕锦标说。在徐州,协鑫拥有6个环保电力项目。
     
        2006年3月,中能硅业成立,大股东分别是国泰和北京中能,共占65%的股份,而国泰和北京中能的股权拥有者均是朱共山。
     
        为了建好多晶硅项目,协鑫聘请国内最好的工程设计单位化工部第六设计院进行设计,然后用高薪聘用来自中石油、中石化、扬子石化等国有石化企业以及半导体行业人才,也在多晶硅产业聚集的美国成立研发中心,聘请当地从事多晶硅生产和技术开发的三十多位研究人才。
     
        三个月后,第一条产能为1500吨多晶硅生产线开工建设,并于2007年9月生产出第一批多晶硅,这个规模当时也属国内最大。值得注意的是,中能第一条生产线从开工到投产仅花了一年零三个月,亦创造了纪录。
     
        “像这样的项目,国外有五六十年多晶硅经验的大佬一般都要三年,国内那几年同时上马的项目也要折腾三年。”吕锦标说。
     
        逆势超车
     
        在徐州开发区,中能的工厂占地两千亩。本刊记者9月16日在现场看到,整个厂区管道密布,现场零零星星看不到几个工人。中能硅业的工作人员戏谑地说,这其实就是一座化工厂,“比我的老单位扬子石化要庞大复杂,要现代化。”
     
        中能多晶硅的生产流程分为精馏、还原、尾气回收、氯氢化四个工序。厂区内高达几十米的精馏塔在夜间的光亮会照射到整个工厂,十分壮观。
     
        自协鑫2006年杀入多晶硅行业后,市场上多晶硅的价格一路上扬。2007年,多晶硅的价格突破300美元/公斤,毛利率高达70%。
     
        超高的毛利率让协鑫尝到了甜头。2007年8月,又按照万吨规划在中能的工厂内增加一条1500吨的生产线,产能扩大一倍。
     
        让人没想到的是,多晶硅价格在2008年继续疯狂,一度高达400美元/公斤。超高价格也让协鑫挣得盆满钵满,当年中能的税后利润就达25亿元。
     
        对此,不少人认为朱共山运气好,赶上了好时候。但吕锦标却不这么看。在他看来,协鑫成功的关键在于执行力,在于一个专业团队。“朱董他比谁都拼,他也是工科男,谈到技术两眼放光,跟技术专家称兄道弟。那段时间他要么在现场工地,要么在国际技术交流会跑。”吕锦标说。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赛维LDK的多晶硅项目。赛维原本计划投资120亿元修建一个1.5万吨的硅料厂。根据时间表,该计划首期将在2008年底前建成投产,即形成6000吨太阳能级硅料生产能力;2009年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将形成1.5万吨产能。
     
        上述业内人士称,赛维LDK的硅料厂启动时间应该更早,但是由于工期拉的太长所以错过了多晶硅的黄金期。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爆发,多晶硅价格开始断崖式下跌,从数百美元跌至数十美元。多晶硅豪赌失败也被认为是赛维LDK从此一蹶不振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协鑫也在多晶硅暴跌中遭遇了冲击。协鑫原本筹划中能硅业2008年赴美上市,但由于受金融危机波及,价值被严重低估,不得不终止上市计划。
     
        不过,当不少多晶硅企业陷入停产或缩减业务时,协鑫却凭借着自己前两年积累的现金流继续扩大产能。中能硅业的三期项目随之上马。
     
        朱战军便是三期基建项目的副总指挥。在来中能之前,朱战军在协鑫的电力集团供职,“进了协鑫就像进了一个专业战斗队,朱董是干实业的,这几年高速发展,建一个平台就派出一批老人,然后引进一批,培养一批。调人从来是说走就走,指哪打哪。”朱战军说。
     
        2008年12月,中能三期项目投产,整体产能达到1.8万吨,其供货量占了当年全国多晶硅供货量的一半。
     
        由于原本计划多晶硅资产单独赴美上市,因而在2007年10月,协鑫集团将旗下10家电厂资产整合后组建保利协鑫,成功在香港上市。但当时保利协鑫的市值仅为20多亿港元。
     
        中能上市计划被搁置后,将多晶硅资产注入保利协鑫成为了另一个选择。于是在2009年6月,保利协鑫以263.5亿港元收购中能100%股权。当年11月,中投又以55亿港元认购保利协鑫逾31亿股新股。
     
        至此,协鑫仅用了五年的时间走完了海外多晶硅企业Hemlock、德国瓦克等巨头走的路。2014年,保利协鑫的多晶硅产量为6.69万吨,排名全球第一。
     
        布局硅片
     
        如果说当年下定决心杀入多晶硅行业算是朱共山的一次豪赌的话,那将产业链往下延伸,布局硅片业则是顺理成章的产业延伸。
     
        协鑫的硅片厂与多晶硅厂仅一墙之隔,从中能产出的多晶硅将能够直接被拉到协鑫硅材料的工厂中进行加工,做成硅片,省去了不少物流成本。
     
        在硅片厂的厂房上,均写着“Bring Green Power to Life”(把绿色能源带进生活),这也成为了朱共山微信的昵称。
     
        由于出色的完成了中能硅业多晶硅三期项目,朱战军又被朱共山委以重任,负责硅片项目工厂的修建。尽管从产业链上看多晶硅与硅片业务是上下游的关系,但二者之间的区别很大,前者更像是化工业,而后者则是制造加工业。
     
        “当时叫我负责这个的时候,我连长晶炉、切片机等核心设备都没见过,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行业。”朱战军说,“当时老板(朱共山)跟我说,给你钱,春节前必须出产品。”
     
        朱共山说这话的时间是2009年6月份,按照“军令状”,8个月后不仅要建完,还必须投产。在接到任务后,朱战军成为了协鑫硅材料的一号员工。此后,在集团的协调下,朱战军第一步招了一名负责人力资源的副总经理,这位副总经理也由此成为协鑫硅材料的第二号员工。
     
        接下来,朱战军又招了一名财务总监。“有人帮我招人,有人帮我找钱,人和钱的问题解决了,心里就踏实多了。”朱战军说。
     
        该项目直到当年的9月份才正式动工,之前的三个月一直在做设计、勘探、招人及订购设备等前期工作。朱战军至今记得,即使在12月份,天寒地冻,当地气温最低能够低至零下10度,项目现场依旧是24小时作业。
     
        为了加快进度,项目部甚至决定不拆模板、支架,直接浇筑水泥。“这样速度会快不少,因为你省去了拆支架等东西的时间。”最终,协鑫的第一个硅片项目成功在2010年1月份投产,赶在了春节之前。
     
        投产当月,保利协鑫以8.54亿元收购了高佳太阳能70.19%股权。高佳太阳能成立于2005年7月,位于无锡市,主要从事单晶硅棒、单晶硅片、多晶硅锭、多晶硅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当年,该公司的产能为300MW。
     
        吕锦标说,收购高佳太阳能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为了汲取在硅片生产方面的经验,“当时300MW硅片产能的高佳为尚德代工配套,是周边不可多得的硅片‘大厂’。”随后,保利协鑫开始在常州、无锡、苏州等客户所在地设立切片厂。
     
        按照吕锦标的说法,协鑫之所以要进入硅片领域,是因为公司在多晶硅领域内已经做到了全球第一,已经能够腾出手了往下一步走,做硅片。
     
        朱战军进一步解释说,当年之所以下定决心要做硅片一方面是因为硅片的价格更加坚挺;另一方面则是公司与下游客户签订的均是硅片长单协议,而不是硅料长单协议。因此,要么下游公司有自己的切片厂自己加工;要么保利协鑫不得不找切片厂代加工,再卖给客户。
     
        “客户最终要的是硅片,而不是多晶硅。当时社会上的硅片厂都很小作坊,如果让代加工厂去生产硅片,量上不来,品质等各方面无法把控。”朱战军解释说。“我们主要服务好那些吉瓦级的大客户”。
     
        如今,自建硅片厂也被认为是一项明智的决定。尤其是今年以来,多晶硅价格累计跌幅达到了22%,而硅片中单晶硅片累计下跌17.8%,多晶硅片仅下跌7.45%。值得注意的是,保利协鑫一直主打的是性价比更高的多晶硅片。根据中国光伏产业协会公布的数据,上半年中国晶体硅光伏中单晶比例进一步降低到12%,而多晶占比高达88%。
     
        2015上半年,保利协鑫实现营收179.39亿港元、毛利38.94亿港元,归属于股东的利润为8.26亿港元。这其中,92%的收入来自硅片业务,硅料业务仅占了8%。“未来我们还会提高硅片业务的占比。”保利协鑫首席运营官张祥说。
     
        尽管在产品方面更多侧重于多晶,但保利协鑫也并未放弃单晶产品的研发。吕锦标称,公司单晶的布局主要是用多晶铸锭的工艺生产单晶产品,推出的鑫单晶G2在常规电池工艺下的转换效率达到19.5%,以多晶铸锭工艺的低成本获得高转换效率的单晶,性价比直接挑战直拉单晶。
     
        “鉴于目前单晶市场启动有个过程,协鑫会根据市场需求调整单多晶硅片的生产供应。”吕锦标说。
     
        《中国企业家》记者了解到,保利协鑫目前已经在宁夏布局了高效N型单晶。这主要是为未来储备24%-25%高转换效率的产品,在成本得到控制时推广。
     
        剥离非光伏资产
     
        今年1月23日,朱战军接替舒桦出任保利协鑫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负责监督公司多晶硅及硅片业务的日常运作及管理。
     
        朱战军现年45岁,在担任保利协鑫执行总裁之后,朱战军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贯彻集团层面做精做专的战略。在保利协鑫的业务架构当中,其实还留存部分非光伏电力资产,将这部分资产剥离,才能称得上做专。
     
        9月7日,保利协鑫公告称,将出售其手中的燃煤热电厂、生物质热电厂等发电厂,共计32亿元。此外,由于大股东曾经承诺将徐州金山桥热电厂注入上市公司,此次剥离非光伏电站资产,保利协鑫将因金山桥热电厂获得大股东11.6亿元的现金补偿。
     
        保利协鑫因此获得大笔现金,这些现金主要用于降负债,保利协鑫对当前光伏形势的判断不是盲目扩张,而是现金为王,企业财务健康为王。保利协鑫努力在短时间内将资产负债降到60%这一档的健康水平。
     
        此次出售的非光伏电站资产主要包括已建成并投入运营的17座热电联产电厂、2座垃圾焚烧发电厂、1座风电场,以及在建的1座360MW(1GW=1000MW,1MW=1000KW)热电联产电厂、1座36MW垃圾焚烧发电厂及待开发的其它非光伏发电项目。其中已建成并运营的电站总装机容量为1414.5MW,权益装机容量为843.8MW。
     
        这些资产原本是当初保利协鑫上市时的主要资产。后来随着多晶硅资产的注入,以及硅片业务的发展,上述非光伏电站资产的比例逐渐被稀释。吕锦标说,剥离部分的比重不到10%,2009年多晶硅注入后,这几年来没太多人去注意保利协鑫除了多晶硅和硅片还有这么一小块业务。
     
        “之所以要剥离,目的就是为了做专。”9月16日,张祥在其办公室内告诉本刊记者。在其背后,则是一个硕大的书柜,摆满了各种书籍。在保利协鑫内部,张祥被认为是一个学者型的管理者,他学历很高,爱好写字,爱打太极。
     
        张祥是2001年来到协鑫的,曾在协鑫多个子公司任过职。在此之前,他曾在盐城工业学院当过五年老师。在校任教期间,他还一边教书一边给一些企业做咨询,并在企业担任重要管理职位。
     
        “我当时其实教书和企业这边想兼顾,但后来企业这边实在太忙,才放弃了教书,专心来到企业管运营。”张祥说。在他看来,保利协鑫必须走做专的路,专心把多晶硅和硅片业务做精。
     
        朱战军则解释称,之所以要剥离非光伏电站资产,一方面是因为这部分资产在公司内部的占比太小;另一方面则是这部分资产在保利协鑫公司内的价值没有被体现,被低估;第三个原因则是它们与光伏资产没有协同效应,关联度低。
     
        据他透露,此次出售大概筹划了三个月左右。预计将在10月底举行股东大会,年底前能够完成交割。在剥离非光伏电站业务之后,保利协鑫将成为一家专门以光伏产品为主的企业。
     
     

    光伏江湖 英雄所见略同  光伏大佬 他们都在看的“亚太未来能源”(微信号APEFZHIKU阅读更多精彩文章。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亚太能源—关注光伏江湖的平台,亚太未来能源每日分享光伏领域最新的人和事;尽在分享、不决高下;旨在共同进步,合作共赢。

    亚太未来能源微信公众号二维码.jpg

相关阅读

杂志介绍|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关于网站| 网站广告| 企业导航| 亚太能源| 杂志订阅| 公司招聘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台科学城总部基地88号 TEL:010-57895007 E-mail:epc5858@163.com
支持机构:亚太未来能源科技发展联盟 《光伏电力》专刊报 光伏电力手机报 亚太未来能源研究院
京ICP备12022977号 Copyright 2005-2014 版权所有 中国分布式能源网
腾讯棋牌 <九乐棋牌>| <九乐棋牌>| <斗牛棋牌>| <大神棋牌>| <天天棋牌>| <斗牛棋牌>| <游戏>| <老棋牌>| <彩票>| <比特棋牌>| <波克棋牌>| <房产>| <乐乐棋牌>| <波克棋牌>| <军事>| <中超>| <大富豪棋牌>| <大神棋牌>| <财经>| <斗牛棋牌>|